天天快消息!壹号超市怎么样-一号店怎么样

祖冲之路295号,一栋距离张江高科地铁站不到200米的大楼,见证了中国最早的网上超市“1号店”的诞生、崛起与落幕。

于刚,曾经的1号店联合创始人、董事长,从2008年就开始在张江这片土地以及这栋大楼里与互联网大潮共沉浮。2015年,这位“老互联网人”有了全新的身份:“1药网”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长。

天天快消息!壹号超市怎么样-一号店怎么样(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作为曾经1号店药品类的分拆业务,1药网成了于刚笃定的一个领域:“选择一个赛道,值得投入一辈子。医药健康,则是永远阳光、永不日落的赛道。”

然而,作为最晚被互联网渗透的行业,医药行业的内卷却已经形成:京东、阿里等平台迅速跑马圈地;实体医院的互联网意识在疫情后也开始觉醒,纷纷探索互联网诊疗服务;而擅长技术的第三方科技企业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当医疗触网,在线医药成了一门好生意,但绝不是一个好做的生意。

医药电商“侏罗纪”

当互联网的浪潮以势不可挡的态势冲击各行各业时,医药行业的改造始终不温不火。

“医药行业的数字化比别的行业数字化来得晚,主要是由于壁垒太高了。”见惯了风浪的于刚感慨说,“消费者、支付方、决策方三方处于割裂状态,这个行业的决策是医生做的,消费者是患者,买单者是医保,怎么做闭环其实都比较难。”

此外,药品物流与仓储都是难题。与快消品不同,药品物流需要做到“平台要保证到顾客手中每一颗药都可以追溯,都不能有问题”,涉及合规,供应链的复杂程度比其他商品大很多。

如果说割裂的行业格局是在线医药赛道的高山,那么阴晴不定的政策则是一路上的风雨。

1998年,国内首家网上药店“上海第一医药”开业,成为行业的第一粒花火;2005年,《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发布,开启了网上售药时代;2014年-2018年,国家药监局、发改委、商务部数次发文,明令禁止在网络上卖处方药,网售处方药遭遇了一刀切的监管困境;直到2019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修订案发布,不再禁止网售处方药,政策回暖,冰川消融,线上医疗开始“被松绑”;国务院办公厅于4月15日发布的《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中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这也意味着网售处方药正式解禁。在互联网医药政策利好不断的时候,各类玩家开始纷纷入局,正式进入百花齐放的“侏罗纪”时代;2020年新冠疫情的特殊情况成了强效催化剂,政府部门不断发文、释放积极信号,鼓励在线医疗。

从只能销售非处方药和保健品,到可以销售处方药,以及允许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结算,在线医药的寒冰正在逐渐消融。

与此同时,京东健康、阿里健康等互联网巨头开始了传统项目——“跑马圈地”。自2016年以来,好药师、叮当快药、送药360、快方送药等也纷纷进场抢食蛋糕。

在互联网巨头的压力下,要做一个纯粹的医药类垂直电商,从过去十年互联网发展史来看,结局早已注定。

“因为如果只是配送,美团骑手也完全可以胜任,顺丰闪送也不是不行,因为其本质上是戴宗而不是华佗,而且药品不如外卖那么高频。”

那医药电商的护城河在哪里?

重新定义的数字医药健康平台

2015年,重新出发的于刚也重新定义了1药网:从医药电商转型成为数字医药健康平台,通过S2B2C(“Supply chain platform”to enable“Businesses”to better serve “Consumers”),用数字科技将患者与药品和医疗服务有机连接,赋能医药生态圈。

首先是对药店的服务改造。传统单体药店通常使用电话采购等方式进货,同时手工录入药品信息效率极低,还有采购品种有限,价格高且不透明,配送效率低等众多痛点。

针对药店碎片化痛点,1药网大力推进数字平台战略,科技赋能革新传统药店运营逻辑,以S2P2C(赋能药店来共同服务患者)模式,为药店提供集中采购、流量对接、SaaS工具、数据服务等系列服务,实现从商品赋能延展到营销赋能和数字技术赋能。

为了拓宽销售渠道,1药网为药店打造了云药房,作为网上展示和销售的窗口;1药网还打造了云诊所,通过互联网医院,为到店患者看诊和开方,把药店打造成了药诊店;过去买药患者无法留下痕迹,通过云CRM,1药网对药店和患者的数据进行标签整理,形成具体画像,连接患者与药店,提高药店客户转化率。

在1药网的科技赋能下,药店就像打开自来水龙头就能用水一样,体验到使用智能信息系统和数字化服务的便利。药店不仅突破物理限制,扩展了服务半径和服务内容,还使采购成本大幅降低,周转速度加快,品类更加丰富,整体运营效率也得到大大提升。

“过去药店是抵触这类电商平台的,因为本质上是要分它们一杯羹,但现在我们赋能药店,提升它们的效率、服务水平和盈利能力,它们乐意和我们合作。”于刚说。

不只是药店,对药企而言,用数字技术打通的这一链路也渐渐成为刚需。

过去,医院是药品销售的主战场。但随着国家带量采购常态化、制度化实施,手握高附加值的原研药、创新药企业不再将院内作为唯一主攻市场,院外线上线下零售渠道成为新的发力点。

传统医药行业价值链中,制药企业具有较高的定价权,药品批发企业集中度较低且多层代理体系较为复杂。医院则普遍存在“以药养医”的情况,压缩药店的盈利空间,最后还得价值链终端的患者来买单。

利用数字科技,打造智能化的供应链,在中小药店没有直接从药企拿货的能力下,1药网作为数字化服务平台,连接药企和这些药店,实现共赢。这是于刚在巨头丛林里找到的突围跑道。

“我们不是药企的批发商、零售商,是一家数字科技公司,通过去中心化,聚焦打造智能的供应链平台服务能力,赋能药企、药店、医生等生态圈参与者,携手共同服务广大患者。”于刚再一次强调。

相比京东健康、阿里健康这些2C的互联网医药健康企业,1药网选择了产业互联网,即连接药企和药店,以及药企和医生,与大家共同服务患者。

如何在传统供应链竞争者中与零散药房建立联系,成本是非常敏感的一个问题。

医药行业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信息传递成本非常之高。药厂的销售代表密密如麻,药店的线下门店密密如麻,门店的药师店员密密如麻,这些成本不是单纯销售成本,而是传递信息的成本。

在1药网,一切都以系统和数字说话。在于刚的手机上,记者看到了1药网的鹰眼系统。一线的每个商务员工都有自己独立的工作系统,今天做什么?该拜访哪个客户?每个区域的销售情况如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统统一目了然。

在智能供应链技术方面,1药网自主研发的智能供应链管理系统包含智能品类管理、采购管理系统、价格智能系统、库存管理系统、仓储管理系统、物流管理系统等。每个地区、每个时间段的订单数、利润、获客数等数据都实时显示。

近年来,1药网通过数字化技术,已逐步重塑医药营销、交易、仓储、配送、售后等环节。基于大数据和商务智能的供应链平台服务能力,1药网通过数字化赋能B端企业,共同服务C端用户,打造了独特的S2B2C模式,并不断夯实在智能供应链技术、仓储能力、商品品类丰富度等方面的壁垒。

在仓储方面,2020年四季度,1药网新增了东北和西北运营中心,形成了由华南、华中、西南、华东、华北、东南、西北、东北八大运营中心组成的辐射全国的仓储配送网络,实现了在全国300多个主要城市24小时内配送。

在营销方面,1药网为药企提供全渠道药品商业化,通过覆盖全国的虚拟药店网络和高效的配送体系,帮助药企覆盖广阔市场,还借助社交媒体矩阵,进行患者、药店店员、医生教育,提高信息传递效率,各类脱敏后的平台客户数据还能为药企提供营销指导。数字技术带来先进的管理和极致的供应链,从而带来显著的成本优势。

“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效的供应链。”于刚介绍说,通过创新智能供应链技术,1药网2020年履单成本保持低位,其中全年履单成本占净收入比重为2.8%,同时库存周转天数也大幅下降,供应链效率得到极大提升,在行业内保持领先。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数字化。”于刚斩钉截铁地说。

在于刚办公室墙上的显眼处,记者见到了一张证书:2002年获得国际INFORMS协会颁发的Franz Edelman管理科学成就奖——管理学的最高奖项。一个细节是,于刚经常自己手写算法模型,再发给技术人员去完善。

在创业之前,于刚曾任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管理学院终身教授和座席教授,也曾任亚马逊全球供应链副总裁、戴尔全球采购副总裁。从学者到高管,于刚的管理学经验经过充分实践,在1药网的智能供应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通过数字化改造,提升效率,降低流通总成本,包括信息流通成本与物流成本,告别了消费电商时代的跑腿生意,这才是1药网的数字技术对医药产业数字化升级的意义。

截至2020年底,1药网线上线下一体化虚拟药店网络扩大至30万家以上,覆盖中国整体药店超60%。其中超6成合作药店来自医疗资源不足的3-6线城市。战略合作的药企也超过330家。

继2018年9月于美国上市以来,1药网已连续10个季度实现营收接近翻倍增长,2020年其营收规模较2017财年的9.5亿元激增近9倍。值得一提的是,除收入端保持高速增长外,1药网毛利也进一步提升,根据财报,2020年其毛利额达3.66亿,同比增长121.5%。

正如滴滴用数字化重构交通出行,美团用数字化重构餐饮外卖,1药网也正通过数字化手段重构医药健康的产业价值链,实现医药供需的高效匹配。

互联网医院兴起:打破医和药的边界

在线医疗狂奔的十年间,在线挂号和问诊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多次改变,从免费的基础性问诊到付费的针对性问诊,买药送药也已经历了多次迭代,但仍然是一个简单的在线挂号、咨询问诊、药品购买的平台。在线医疗始终没有打破中间壁垒——在线诊疗。

近年来,随着政策的放开,互联网医院开始兴起,打响了占领在线诊疗的上甘岭战役。

互联网医院的出现,并不是偶然。

目前我国优质的医疗资源基本集中在一二线及沿海城市,乡镇农村的医疗水平依然落后。同时在中国的34354家医院中,三级医院仅占8%(2749家),2019年仅有9个省市辖区内拥有超过100家三级医院,而这8%的三级医院需要承担全国超过50%的治疗量。而互联网医疗平台因其高度线上、去地域化的特性,能有效解决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

把互联网医院从空中楼阁变成切实可行的生意,需要医药供应链的加持。

2016年4月,1药网也推出了互联网医院“1诊”,凭借其庞大的医药供应链和药店、药企的网络,打破了医生、药店和药企的界限。

通过“1诊”,患者可以在线以图文或者视频连接到医生。经过问诊,医生会根据情况开具处方,患者在“1药网”购药后,即可享受送药到家服务,形成了一个线上问诊、开药、支付、药品到家的服务闭环。

于刚认为,互联网医院虽然目前还无法做到初诊,有很多局限性,但有其存在的特殊意义,如轻症、慢性病及部分专科患者。互联网医院整合线下医院的资源,将这部分医院覆盖的轻症、慢病患者转移到线上,缓解医院压力,减少患者间的交叉感染,将更多的医疗资源向重症、罕见病等倾斜。另外,依托于互联网的高覆盖、大数据、信息快速传播等特性,互联网医院在疾病防护方面较传统医院拥有绝对优势。

借助数字科技,1药网以S2D2C(赋能医生来共同服务患者)模式,为医生打造了私人云诊所和云药房,赋能医生,从而更好的服务患者。同时,1药网也在深化与药企的合作深度,包括与诺华探索银屑病疾病管理模式,与礼来合作糖尿病患者管理平台,从而加强在专科互联网医院和慢病管理领域的布局。

2020年12月,1药网宣布称在中国经营的子公司1药网耀方科技已完成国内科创板上市的Pre-IPO融资,投前估值为人民币100亿元。

让患者可以更简单地看病就医,让医务工作者可以更高效、安全地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让医院可以立足自身优势不断释放价值,让药店和药企的产品可以更快更精准地触达患者,这是医疗行业的美好愿景,也是数字科技改造在线医疗的方向和价值所在。

-end-

(文章内容来源:科Way公众号

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小编删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