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观速讯丨真元是什么意思

真元大化见切(真元是什么意思)奶泡农芙2018-06-07 15:55:52

天天观速讯丨真元是什么意思(资料图片)

“你笑什么!”啪的一声,洛依脸上挨了一巴掌。

阮欢欢踩着高跟跺上她的脚,骂道:“你给我记住,我阮欢欢既然回来了,就会拿回原来属于我的一切!”

“放开你的臭脚!”洛依吃痛高呼伸手去推,手上的泡沫甩了阮欢欢一脸。

她顿时暴怒:“敢还手?看我不撕烂你的脸!”

阮欢欢抓起台面上一把刀就向洛依的脸刺过去,洛依慌张躲闪,脚下湿滑两人瞬即摔成一团。

呲一声,尖刀划过,洛依从脖子到前胸全都渗出血来。

“啊——”

看到血泊里的洛依阮欢欢惊慌失措,下意识扔下刀子冲出厨房。

“痛,好痛……”

前胸很痛,肚子也很痛,洛依出声呼救,心中绝望。

躺在医院手术台上,她几次昏厥又被自己的伤口痛醒。

“病人已有一月身孕,打麻药会对胎儿有影响……”

“我……我怀孕了?”

洛依睁开眼睛,泪眼婆娑。

医生点头。

洛依悲喜交加,忙抓着医生的手说:“拜托你医生,先不要把我怀孕的事告诉我家人,求求你。”

“可你现在的伤口需要立即缝合,否则失血过多胎儿也保不住。”

“缝吧,不打麻药,我能挺住。”洛依咬着牙,目光坚定。

一针一针。

冰冷的手术针刺穿洛依的皮肉,撕扯着她每一寸有感知的神经,她从没感受过这样的痛楚。

但她用手轻抚着还平坦的小腹,感受到母子亲情给予的力量支撑下去,洛依心中暗自发誓,要保护好这个孩子。

黎若昀千防万防,这个孩子还是来到她的生命里,是缘分。

绝对不能让黎若昀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

否则,这孩子就没命了。

当洛依缝合完伤口被推出手术室时,看着她惨白如纸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黎若昀的心像被针线缠绕撕扯着,莫名觉得烦躁发闷。

“若昀,要不我还是搬出去吧,洛依一见我就恨不得杀了我,对我动刀子,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阮欢欢偎在黎若昀身边,带了哭音。

黎若昀一把抓住她:“哪都不许去,好不容易回来,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他看着阮欢欢包扎着的手掌,轻声呵气问:“疼吗?”

“你这样一吹就不疼了。”阮欢欢破涕为笑。

从他们身边被推走的洛依攥紧了拳头,恨不得自己彻底晕死过去,听不到他们的亲密耳语。

洛依伤口恢复了几天,她能自如行走时,就亲自拟好了离婚协议书,来到黎若昀的办公室,平静地对他说:“黎若昀,我们离婚吧。”

黎若昀看着桌上的文件,缓缓抬起冷漠的眸:“你说什么?”

“你不是说,等我们结婚的风声过去就休了我吗?已经两个多月了,风声过了,我们离婚吧。”

从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刻起,洛依就想好了这个决定。

只有离婚,离黎若昀和黎家远远的,她才能保护肚子里的孩子。

哼。

黎若昀冷嘲一声:“离婚也不该你来说!你心如蛇蝎害死我哥,就这么轻而易举让你走,你想得美!”

“你还想怎样?”

“跟我走!”

男人力气很大,一路把洛依拖上车,带她飞驰来到一处国际会所。

打开一扇豪华包厢的门,里面乌央央坐着男男女女,见到黎若昀无不招呼鼓掌。

“所有女人出去,滚!”黎若昀大声喝令。

“黎少,你好不容易来聚一次,这是干什么?”有纨绔子弟站起来问。

“让这个女人侍奉你们,我带来的女人,抵不上她们吗?!”黎若昀霸道出声。

一包厢的纨绔子弟和油头老总吹起了口哨,女模们很快退出包厢。

“黎若昀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回头看着一双双眼睛在她流连,像一群饿狼扑食一般,洛依下意识自救,拍打着黎若昀的手。

“你,洛依,不守妇道,这消息一出我自然要休了你!我没要你的命已经很便宜你了!”

黎若昀揪着洛依的衣领一甩,她就倒在一群男人怀里。

“你不是喜欢爬继承人的榻吗?在座都是继承人,够你爽的!”

灯光晦暗摇曳。

暧昧的色调让洛依慌恐。

黎若昀转身大步离开,洛依下意识挣扎起来想跟上去,却被身后人一把拉回跌坐在男人们中间。

“小姐,黎少让你来,不坐坐就走,像话吗?”说话的男人油头凸肚,一双贼眼来回乱瞄,洛依刚想挣开距离,就被他的肥手钳住。

“手不仅白嫩还很滑嘛。”

洛依身体一颤,嗖的把手抽走。

“黎少带来的人这么纯?摸摸小手都不行?来,喝酒!”肥硕男人端起酒杯。

“不,不行,我不能喝酒。”

洛依挣扎着抚上小腹,男人却不管不顾,揪起她的脖子开灌。

“咳咳……咳……”

挣扎无用,炽烈的酒液仍然无情的呛进她的喉咙。

她越是神情胆怯,男人越是兴致大发。

“妹妹,我来亲自教教你规矩。”肥硕男人一把扛起洛依。

“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洛依被他抵着小腹腾空倒立悬着,拼了命捶打他的背。

“臭娘们,嗓门还挺大!”肥硕男人发狠似的把洛依摔在角落沙发里。

痛。

小腹传来极度刺痛。

豆大的汗珠滚落在沙发上,洛依唇瓣不自觉颤抖。

她心里一凉,突然间怕极了,满脑子都是肚子里的孩子。

我的孩子,不能有事……

肥硕男人笑嘻嘻打量着吓坏了的洛依。

洛依忍不住作呕,小腹还传来绞揉一样的痛。

她拼尽力气挣脱,忽然她下身一热,一股热流滑落下来。

洛依的神识有些迷离,她听到有人喊,这个女人不对劲。

身上的肥硕男人终于停止动作,看到洛依双腿间汩汩血红吓坏了,洛依趁机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挣开他,跌跌撞撞逃出包房。

凄暗幽凉的月光下,踉跄的洛依像是天地间一道游魂。

小腹的痛锥心刺骨,她扶着墙才堪堪站稳。

书名《唐一三之嫁你》


随便看看

刘皓南听得周围脚步声杂沓而起,渐行渐远,韩德让和西夏勇士们想必都已离开了,便暗暗运功冲击被封的穴道,竟然略有些松动,料想张浦的点穴手法不重,便将体内大部分内力聚至丹田,全力冲击穴道,不一会儿便感觉到天突穴周围被封的气息开始缓缓跃动。他信心更足,再次聚气用足十成内力冲穴。

此时一丝疼痛忽然从小腹升起,游丝般萦绕着直钻入丹田。刘皓南微觉有异,但并未在意,只是一意运功。不料过不片时,那细微的痛楚突然爆炸般扩散开来,在他胸腹之中左冲右突,疯狂地翻腾搅动。

刘皓南措不及防之下不由痛呼出声,才发觉自己穴道已解。他急忙翻身坐起,运功压制这股躁动的疼痛之感,却惊觉胸口处凝聚的真气竟然空空如也,踪迹全无。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只觉全身似被掏空了五脏六腑一般,没有丝毫着力之处,只是空荡荡地痛着,仿佛那些真气都化做了无数利刃,狠狠锥刺着自己的神经。过不了片时,刘皓南便晕了过去,不一会儿又被疼痛刺激得清醒过来……

如此反复多次,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刘皓南小腹的疼痛才渐渐散去,他已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好躺在地上不动,慢慢调理内息。他不敢再妄动内力,小心试探着运起手太阴肺经中的真气,却发现这股真气又回到自己体内。他心中惊疑至极,立时运气全身,竟然毫无异样之感。

刘皓南一下子跳了起来,胡乱揣测了半天,不得其解,只得暂时作罢,他打开张浦留下的包裹,里面是水囊干粮,散碎银两。

刘皓南拿起包裹走上大道,此时天色已晚,宋兵和战马的尸体都不见了,土黄色的官道在夜色中曲折地转入峡谷,北雁在林间嘶鸣,哀声阵阵,蒿草在秋风中呜咽起伏,一片肃杀之意。

看着脚下的路和眼前的山谷,刘皓南再度陷入了迷茫,不知该去往何处。去雁门关么已是于事无补。去云州么也许等他到达的时候只剩下杨家军的遍地伏尸了。徘徊了良久,他还是决定往云州城方向前行,毕竟柏谷山的藏宝库是他与复国梦想联系最密切的地方。

夜色越来越重,走了一个时辰后已难分辨方向,刘皓南只得停下来休息。在绝谷下生活了六年,他早已习惯了风餐露宿、三餐不继的生活,深秋夜凉,寒衣单薄,他也并不在意。吃了些干粮后,便靠在一块避风的大石后睡了。

睡梦中紫菀含笑的面容不断在他面前闪过,她手里拿着个鲜艳的苹果,笑着对他道:“皓南,这个给你!”可他伸手要去接时,紫菀的身影已飘渺远去了。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追她,可她总是在他不远的前方飘摇不定,看得见,却摸不着。她握在手里的红苹果突然渗出了鲜红鲜红的血,飞溅在她淡紫色的衫子和雪白的脸颊上……他又惊又怕,大声叫道:“菀姐!菀姐……”

刘皓南突然从梦中惊醒,一下子跳了起来,却又重重跌在地上,抬头看星月在天,天还没有亮起,周围的山石隐藏在夜色中,呈现出狰狞的轮廓。他擦了下额上的冷汗,缓缓坐了下来,却再也睡不着了。

仰望着四壁峰峦,无奈而又无力的感觉阵阵袭来,他突然生出强烈的绝望之感,而想到不知生死的紫菀,又是悲从中来。如今他哪里都去得,却又哪里都去不得,出谷之后虽结识了些能以性命相托的朋友,却没有人能陪他一道前行,他仍须一个人面对那些不可知的未来。天地虽大,却不过是将他重新困住的又一道绝谷而已……

刘皓南独自感伤了好一阵子,天色终于渐渐亮了起来,他继续前行,头顶忽然传来一阵风声,仿佛是一只大鸟振翼飞过。刘皓南抬头一看,果然有一个黑色的身影在深山绝谷间急速攀越,眼看便要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他看不清那黑影是谁,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人就是离天,急忙大声叫道:“离天!离天!”大步追上前去。

那黑影听到了他的喊声,身形微微一滞,折身轻轻飘落在官道之上,回转身来。刘皓南看清他的面容,顿时吃了一惊,脱口叫道:“谭真人!”

黑衣人正是重玄派的大宗师谭峭,他见了刘皓南也吃了一惊,喜道:“小兄弟,你怎么到黄龙镇上便不见了这几日你去了哪里”

刘皓南不便解释,灵机一动转移话题道:“谭真人,韩德让想设计陷害杨业,诬陷杨家军通敌卖国,你可知杨家军怎样了”

谭峭提起此事一脸怒色,重重一哼道:“休要再提那混帐畜生!我和杨延昭三日前带着云州百姓抵达雁门关后,杨延昭即刻便去找潘美请救兵,怎知那厮非但不肯发兵,还将杨延昭扣在军中。我在城内等了一日一夜未见杨延昭的消息,便潜入军营打探,才知潘美听信了监军王铣的鬼话,已将杨延昭械送回京了!这都是那畜生设的诡计,可恨之极!”

这些早在刘皓南意料之中,他没了主意,喃喃道:“难道便眼睁睁看着杨业在云州送死么”

谭峭闻言浓眉倒竖,大声道:“杨老将军若是死在辽人手中,则大宋北疆危矣!我匆匆赶去云州,正是要去为老将军护法,谁若想对老将军下手,我谭峭便第一个不答应!”

刘皓南听他言语铿锵,心头一热,立刻道:“真人,我要和你一起去!”

谭峭微微一怔,点头道:“好,你跟我一起走,我正有件要紧事要对你说。”当下拉住刘皓南右手,纵身而起,流星赶月般向前大步而去。 刘皓南忽觉劲风扑面而来,几乎睁不开眼睛,只听得谭峭在耳边道:“小兄弟,你学的是究竟是什么功夫”

刘皓南心念转动,暗道:“谭真人内力精深,又曾帮我疗伤,怎会不知道我内力的底细他这般问,只不过是想让我自己说出来……”他略一犹豫,如实答道:“我是北汉皇族的后人,所学的正是阴魄经。 谭峭早知刘皓南所学的是阴魄经,更知道阴魄经是处月部落三大神技之一,他料想这孩子的出身来历绝非寻常,故此出言探询,今见他据实以答,并不隐瞒,心中对他又增好感,点头道:“你告诉我实言,不怕暴露身份么”

刘皓南直觉谭峭对自己并无敌意,甚至还有几分慈爱关怀,却不好说出来,只是默然不语。

谭峭又道:“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虽然用真元大化神功的内力助你打通了从未修炼过的阳脉,却治不好你的旧疾。这几日你运气之时,是否感觉到丹田之中真气躁动,运转不灵”

刘皓南想起刚才冲击被封穴道时真气乱流之事,恍然道:“不错。是不是因为真人打通了我的阳脉,为真气打开了另外的通道”

谭峭点头道:“你果然很聪明。你修炼阴魄经时日尚浅,对真气的控制力不足,阳脉一通,真气自然便会向阳脉中窜流。如果导引不当,极易走火入魔,到那时可是神仙难救了!”

刘皓南闻言心头一沉,脱口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无法可解么”

谭峭道:“办法自然是有的。要么你拜我为师,随我修行真元大化神功,将你体内至阴至寒的真气化为中正柔和之气,散入百脉,如此非但不会损失你原有的真气,还可大大增长功力。”

刘皓南见他旧事重提,似乎仍有收自己为徒之意,但自己已说了不肯拜他为师,又岂能自食其言他默然良久,低声道:“我要找宋朝皇帝报仇,不会奉真人为师的。”

谭峭叹道:“宋与北汉乃是世仇,你恨他本也无可厚非,看来你我没有这师徒之份……我还有另外一个解救的法子,不知你可愿意一试”

刘皓南听得还有他法,心神一振,问道:“什么办法”

“废去你的内力,重学一门内功。”谭峭顿了顿又道,“陈夫子的指玄经与真元大化神功可谓各擅胜场,你若肯拜他为师,一样能够学得上乘内功。”

刘皓南心中燃起一线希望,道:“可是他……似乎并不想我做他的徒弟。”

“陈老夫子已答应我了,只要你点头,我保他肯收你为徒。”

韩德让与刘皓南之前虽打过几次照面,但都不曾与之交谈,今日见他对杨家之事如此关切,顿时起了挑逗之心,故意冷冷说道:“任何站在杨家军一边的人,全都要死!那些不肯构陷杨家的管涔牧官员都已先在黄泉路上等他们的无敌将军了,莫非你也想步他们后尘”

刘皓南闻言剧震,想起紫菀的父亲庞林也是管涔牧的官员,说不定已被韩德让杀了,若真是如此,紫菀是不是也同样遭了毒手他想到这里惊怒交加,大声骂道:“他们都是无辜之人,你怎能说杀便杀你这恶贼滥杀无辜,不得好死……”

张浦不知刘皓南为何突然这么愤怒,出手如风戳中了他的天突、哑门两穴,刘皓南立时瘫软在地,连说话也是不能。张浦将刘皓南一把提起,道:“韩大人不必理会这小子的话,我这就将他解决了!”

韩德让见果真惹恼了他,心下暗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转身淡淡道:“罢了!我像他这般年纪的时候,其实也是一样……”说罢飘然远去了。

收藏举报9条评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