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观察:团长费力又赚得少、佣金大幅缩水 社区团购只想活下去

与早期突飞猛进的“圈地”不同,现阶段的社区团购一门心思想着活久点。近日,北京商报记者从部分社区团长处了解到,一些平台支付给团长的佣金从15%以上跳水至2%-3%,团长还要为上线新业务投入更多的时间成本,“费时费力赚钱少”成了多数人的苦楚。作为平台方,社区团购企业忙着留住老团长招募新团长,还要尽可能降低供应链上各项支出,以确保亏损在可接受的范围。眼下,社区团购的选手们就算是知道盈利很难,也不敢放弃这个流量池。不可否认,企业开始重新审视曾投入重金的社区团购业务,不再追求市占率和单量,而只是单纯的活下去。

全球观察:团长费力又赚得少、佣金大幅缩水 社区团购只想活下去(资料图)

费时费力 佣金从15%降到3%

越来越多的社区团长想要退团,亦或者嫌弃业务过于繁重但能赚到手的钱却不理想。工作量多但钱越来越少,这是不少团长的切身体感。“美团优选的佣金在10%左右,京喜虽然有15%但规模不大,收益不多。现在多多买菜的佣金又在不断下调,最初做的时候有15%甚至更高,现在只有2%-3%。”提到佣金,朝阳区的多多买菜团长蒋华华(化名)连连摇头,“今天打包了200多件商品,分了快100个包裹,佣金只有35块。我为了保存货物还新添了一个冷藏柜,这点钱根本回不了本。”

看似无门槛的团长,其实并不轻松。除了提供场地,团长还要承担最基本的分拣和打包工作。蒋华华介绍称,每天上午货物送到之后,自己需要对超百件商品进行分拣、打包,然后等待消费者上门自提。从她提供的资料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仅8月28日一天,该团点的商品数量就超过200件,SKU总数近100,大约需要花费约2个小时进行分拣打包。

钱少事多,这让还同时经营便利店的蒋华华感到分身乏术,计划关闭团购业务。为了留住团长,对接她的平台负责人提出能上调她的佣金。“收益情况好了几天,之后就又回到一天只能赚30、40块了。”蒋华华无奈地说道。

社区团购平台一边忙着讨好消费者,一边又要安抚团长,但往往难以平衡。例如社区团购平台主张的送货上门服务能让消费者对下单抱有热情,但团长并不想为这项“增值服务”买单。“开通‘送货上门’的第一周,单量大概增长了两成左右。”一位来自四川成都的淘菜菜团长王阿姨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送货上门之后生意确实好了一些,“但订单增幅有限”。

实操过程中,送货上门这项服务难以博得团长的好感。王阿姨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自己在成都经营着一家纹绣店,平时没有客人上门的时候才会去配送。“业务高峰的时候,要一边给店里的客人做项目,一边还要留时间配送,实在忙不过来,难免会延时被客人投诉。”王阿姨说,因此团购订单很快开始回落,甚至比以前更低。

据了解,在7月底,淘菜菜向平台所有“团长”推广免费送货上门功能,团长可选择0-50元不等的5个起送金额和100米至2公里之内不等的上门范围。开通该服务的自提点,会被标注“免费送货”的外显标识。那么,目前淘菜菜开通“送货上门”业务的团长占总体比例有多少?对此,截至发稿,淘菜菜相关负责人暂未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

撤城保命 企业设法开源节流

社区团购企业或许是为抵消团长流失,也想着尽可能降低亏损风险,绞尽脑汁招揽新人加入。市面上,互联网巨头相继推出了不少开团工具,例如拼多多的“快团团”、腾讯内测的“鹅享团”、支付宝的“天天团”等。从拉拢街边小店到提供团购工具,近几年企业已然想尽办法降低社区团购的门店成本和进入门槛。

“团长作为社区团购必不可少的中间环节,跟上游供应链比起来,团长直接面向消费者,直接决定了用户的购物体验。” 零售专家胡春才解释道,平台拉人做团长是想接入更多线下的客源。而提高业务要求、调低团长的佣金实则是在为平台节约成本。

与此同时,上游供应商也感受到了平台的“抠门”。苏州多多买菜蔬菜供应商徐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今年以来,多多买菜不断压价。“平台手里的供应商比较多,压价幅度会更高,有时还会提高货损。”徐先生说。

毕竟,社区团购已经烧不起钱了。根据美团8月发布的二季度财报,包括美团优选在内的新业务,经营亏损达68亿元,经营亏损率达到48%。而2021年的财报数据显示,美团新业务亏损384亿元,而美团全年的经营亏损为231.3亿元。可以说,社区团购一定程度上拖累了美团的整体利润。

拼多多和京东也在设法调整社区团购业务。据界面新闻报道,在今年,多多买菜传出了淘汰代部分理商、优化减少网格仓数量的消息。而京喜拼拼的业务线也进行大规模人员裁撤。

较之过往疯狂烧钱扩张,眼下各个平台不约而同选择了撤离部分业务,不再死磕市场占有率。一位北京海淀区的团长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北京市场基本上只剩下多多买菜和京喜。“今年4月的时候,美团优选关闭了在北京的站点,只剩下多多买菜和京喜,多多买菜的单量会更多一些。”据自媒体一刻商业爆料称,同期,美团优选还撤出了包括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在内的西北四省。

“美团优选之所以选择撤城,一方面是经过市场论证后发现社区团购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城市;另一方面是社区团购的运营成本在一些城市并没有理论上那么低,盈利周期长压力较大。”电商零售专家庄帅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道。

“鸡肋”难舍 死磕活到最后

团长离场、持续亏损,虽然“食之无味”,社区团购于企业而言却“弃之可惜”。“社区团购的业务很大程度上能够帮助平台用更低的成本获得更多的客源。”胡春才认为,获得盈利并不是社区团购唯一的意义。

至少,该项目在财报上能带来颇为好看的用户数字。据拼多多2020年三季度数据显示,在多多买菜上线后的第一个季度,拼多多在App平均月活跃用户净增7650万。

甜头可谓立竿见影。数据显示,美团2021年前三季度的交易用户新增中,有近50%的增量直接源自美团优选。美团创始人王兴曾经预计,社区团购业务将为美团带来3亿-4亿的新用户。

电商流量见顶,但社区团购依然能够作为平台稳定的线下用户来源之一。据电商大数据库“电数宝”数据显示,2021年社区团购用户规模达6.46亿人,同比增长37.44%,尽管增速放缓,但流量体量仍然可观。

除此之外,社区团购也并不是毫无退路。此前美团优选撤出北京时,就有“美团优选是在为美团买菜让路”的声音传出。二者虽然供应链模式不同,但都以生鲜商品为主。庄帅表示,社区团购的供应链可以辅助平台其他生鲜业务线。“美团优选之于美团电商、美团买菜;多多买菜之于拼多多;淘菜菜之于淘鲜达,这些社区团购业务都有利于持续建设该城市的生鲜食品供应链,为主站的履约和供应链体系服务。”

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眼下,平台的亏损在短期内仍然无法实现逆转,但前期的投入成本太高,平台是不可能立马跳出的。“尽管社区团购整个行业目前都处于亏损之中,但平台还是坚持投钱运营这项业务,就是想要熬到最后,坚持到最后的那一家就是胜者。”

“社区团购平台的马太效应很强,在同类企业博弈的时候,永远只有一个胜者,第二名只能为第一名做嫁衣。社区团购电商们之所以想尽一切办法想要活下去,就是因为他们深谙这个道理:只有活下去,才能成为第一名。换句话说,只有坚持到最后的社区团购电商才能活下去。”胡春才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何倩 实习记者 乔心怡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